在线教育乱象:拿起电话咨询那刻起 就落入销售

  “我们这些辅导老师,面对学生和家长时会说自己是课后辅导老师,会对学生听课后的所有疑问进行答疑。但是在公司内部我们的定位很清晰:就是增加主讲老师与学生家长之间的黏性,最终目的就是达到续班的任务指标。”刚刚从一家在线教育培训机构辞职的华言(化名)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之后,进入第三个层次,华言会再拿出孩子的考试卷子,进行更具体的分析,引导家长一步步跟着自己的思路深入下去,“比如这张卷子,很明显是带有章节测试性质的,如果初中有100个知识点,这次考了10个,有8个是孩子学得比较弱的,那么他的成绩就会出现波动或者下滑,咱们不能全盘否定所有的成绩,而是通过阶段性的考试了解孩子的薄弱板块,再有针对性地加以提高。”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看到华言的这个“话术”宝典中还罗列了很多情况,比如“现在续费还太早了,我们还没上几节课,看不到效果,之后再说”“孩子基础太差准备报个一对一”“上课时间不合适,不一定能看直播,学习效果没办法保证”“孩子管不住自己学网课不专心,有时候会玩手机玩游戏”……几乎涵盖了家长不续班的所有理由。因此不少家长表示,最怕续班期间机构电话的狂轰乱炸,无论你有怎样的理由,班主任都能找到话来说服你,“真是无路可逃”。

  无论是话术“绑架”还是套路牵引,都是校外培训机构在资本驱动下的必然表现。

  “线上加线下,实体加虚拟,口灌加电灌,学校加社会。”刘希娅表示,“现在,教育类的在线培训已经形成了人工智能学习产品与校外培训、媒体甚至部分学校、教师的经济利益链条。”刘希娅说,疫情期间各类学习类App与线上学习平台大规模涌入市场,但目前大部分产品形态为“互联网+教育”而非“教育+互联网”,由此导致了一系列教育问题。

  刘希娅表示,目前,在线教育培训几乎占据了学生们的大部分校外时间,成为培训机构“以考代练,以练代教”的应试教育工具。“这完全将教育引向商业化,教学引向套路化,学习引向刷题化,评价引向考试化,学生学业负担、家长经济负担成为压在就学子女家庭的两座大山。”刘希娅表示,同时,在经济利益驱动下,部分人工智能学习产品将手伸向校园,学校或教师推荐学生、家长使用其产品,即可获得一定回扣,严重干扰教育教学秩序。

  “当下网络教学由于成本低,许多网课通过打价格战的方式争取客户,导致家长容易被各类产品绑架,学生疲于参加多个线上平台的学习,既容易导致近视、脊柱侧弯等身体问题,又容易产生焦虑、回避等心理问题。部分线上培训机构为达到短期见效留住客户的目的,教学内容由难到易,以违背教育教学规律和身心发展规律的方式,让学生在短期内体验‘拔苗’式提升的伪成功。”刘希娅说。

  高琛认为,要继续加强监管力度,创新监管策略,综合运用经济、法治、行政等手段,对在线教育企业的办学条件、培训内容、收费管理、营销方式、教师资质等全方位提出要求,进一步促进线上教育规范有序发展。同时引导在线教育企业回归教育初心、坚守以人为本的育人底线。(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樊未晨 叶雨婷 见习记者 杨洁)

上一篇:注册送钱娱乐平台装饰公司电话响不停 业主资料 下一篇:装饰装修有问题 可直接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