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装修公司老板失联 近三十位客户家装遭搁置

  上月中旬,市民刘女士的两套新房装修突然停工,她找到装修公司办公地,却发现整层楼已人去楼空,并且联系不上老板,“之前和我对接的工作人员,也去了别的公司。”无奈之下,刘女士拨打了本报热线电话。

  2017年年底,绵阳阔达装饰家居生活体验馆正在做营销活动,刘女士便将刚在经开区金海南城首座阳光里购入的两套新房装修工作交给了这家公司。两套房屋的装修总费用为122000元,合同约定装修款分四批次打给装修公司。

  今年10月8日付完第三批次的装修款后,没过多久,房屋装修工作便突然告停。“大概在11月中旬就停工了,仅贴完了厨房和厕所的瓷砖,改造了水电线路,安装了衣柜。”刘女士告诉记者,与她对接的设计师小郑一直安抚她说还可以继续装修,公司股东会把内部事情处理好,“结果现在股东也不管了,我家的整个装修工程都全包给他们,当时阔达还许诺送沙发、送冰箱,以及厨房、厕所配套用具,现在都没影了。”

  装修工作一直搁置着,心急如焚的刘女士决定前往阔达装饰办公处当面询问,“结果我到那一看才知道整层楼都搬空了,一个人都没有。”这时刘女士才从小郑口中得知,他们已经去了另外一家装修公司上班,阔达装饰的法人代表吴总已联系不上。

  9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涪城区普明南路东段的阔达装饰办公地,原阔达装饰所占用的三楼区域一片狼藉,前台抽屉半开,文件和木板随意扔在地上。记者观察到,该层办公室大大小小的房间共有21个,在一面墙上,挂有阔达装饰合作的24个品牌商家的标志,另有三十多个合作品牌商家的展台,目前已被清空。

  随后记者通过刘女士提供的联系方式联系上了绵阳大向装饰公司的负责人谢先生,“我和阔达装饰吴总是交往10年的好朋友,但现在联系不上他。”谢先生说,吴总自身外债太多,从9月中旬起手机就处于关机状态,连他的父亲都说联系不到人。

  记者从谢先生处得知,阔达装饰原来一共有3位股东,自从吴总失联后,公司便散伙了,其中一位股东和阔达装饰35%的员工去到了谢先生的大向装饰继续工作。“正是如此,现在有近30位阔达装饰的顾客找到我,要求为他们处理后续装修工作。”谢先生表示,他出于人情考虑,接受了吴总父亲的委托,代为处理阔达装饰的善后工作,“但我一直以来都只是大向装饰的负责人,虽然我受人所托有义务来处理这些问题,但我没有责任。”

  因阔达装饰的顾客经常找到谢先生,无奈之下他将之前的工作号码停机处理了。“确实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我建议这些顾客直接起诉阔达装饰,到我这工作的那位原阔达装饰股东也说了,法院判下来,他该赔多少就赔多少。”

  律师郑诗曼告诉记者,遇到和刘女士同样情况的阔达装饰顾客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阔达装饰承担违约责任。

  “至于去到大向装饰的那位原阔达装饰股东到底该承担多少赔偿,则要看阔达装饰属于有限责任公司还是合伙制。”郑诗曼表示,若阔达装饰为有限责任公司,该股东便依照当初入股的出资额承担有限责任;若阔达装饰为合伙制,该股东便承担无限责任。

  “从目前的信息的来看,只有当大向装饰与阔达装饰存在权利义务承继事实时,谢先生才可能需要承担连带责任,如果员工与阔达装饰解除劳动关系后,再与大向装饰重新建立劳动关系,就如谢先生所说,他没有责任处理阔达装饰的善后工作。”

上一篇:问题频出?装修近一年未完工!阔达美家装饰: 下一篇:放弃“铁饭碗”工作他投身商海创办装潢公司集